今天的下午,孩子午覺起來,我和大姊就帶孩子去看阿嬤~~

為什麼要去看她呢?因為阿嬤在今年的4月失去她生活中的依靠和唯一的目標:阿公離開她的身邊了

以前我看到阿嬤對阿公的態度永遠都是一種厭惡,一輩子替他持家,一輩子替他打點,等他年老一身都是病時,阿嬤為他把屎把尿,陪他要等很久的醫生看病,不舒服時還要忍耐他得多年的臭脾氣,總是要在他身邊跟前跟後的辛勞~~

但是阿嬤也不是省油的燈,她也是會跟阿公回嘴的,她也是有不耐煩的時候,她也是有自己想做得事情,她也是有時候想透氣的時候,她有時也想開心的時候,她也想要解脫的時候~~

但是解脫是她真的想的嗎? 也許她自己也不確定

我想我永遠記的那一天,她再也不想跟阿公在一起了,她的身心已經無法去附和這一切了,她決定要回到沒有阿公的家了,阿公也好像知道她的決定,但是他不想他要走的時候身邊沒有阿嬤的陪伴,可是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挽回阿嬤了~~

阿公在那一天,他走了~~

很安靜,沒有人知道他要走之前是否有說些什麼,就默默離開了~~

阿公來不及享用爸爸孝心煮的藥湯,來不及看今年大梨的收成,來不及看他的孫子考上國立二專,來不及看他的曾孫搗蛋,,,,,,

而阿嬤不相信這一切事情是真的,半夜起來找阿公,還問說阿公去哪裡了,她已經習慣半夜都要起來看看阿公是不是沒有呼吸

這一次阿公在也不用辛苦的呼吸了,木訥的孫子還告訴阿嬤說阿公就躺在冰櫃裡

在一天當中,二人都得到解脫了,一對走到白髮菖菖的夫妻

阿嬤偷偷躲起來哭,她不敢讓人看到她的眼淚,她不敢讓人知道她的不捨,她不敢讓人知道她是多麼依賴阿公的,她的生命動力是為了阿公在支撐的,可是依靠在一天一刻中瓦解了,側底瓦解中,她有準備阿公會比她早離開她,但是有多少的準備,都是不夠的,眼淚還是會不停往下滑~~心還是很痛的

現在沒有另一半要照顧,阿嬤一夕之間,開始有了重聽,腳無法再走遠了,白髮多了更多,人老了,誰都看得出來,,,,,,

偌大的房子,沒有了人氣.生氣.歡笑,即使外頭多麼吵雜,她的心,還是寂寞

每天自己獨自吃飯,等到傍晚,兒子.孫子回家吃晚餐,她好不容易又度過了漫長的一天了~~

我想阿公還是在她身邊吧,阿公無法離開阿嬤太久的,他們還是在等待對方的

 

PS~在阿公過世的那幾天,我一滴眼淚也沒有,我只知道我很忙,要忙二個小孩,要忙煮一桌飯菜,要忙摺蓮花,要忙喪家的事,要忙念經,要忙多事,根本沒有多少心思在傷心,而且我和阿公不是很熟,我們的交談少之又少,可是為什麼突然要寫這一篇文章,那是事情過後,老公說有一天他經過阿公阿嬤的房間,他們在吵架,阿公很生氣阿嬤不理他,突然阿公跟阿嬤說:對不起,我讓你那麼辛苦,可是我的身體已經是我無法控制了,可以請你多擔待一點嗎?  阿嬤還是沒有說什麼,自顧整理自己的行李,那時阿公的表情,老公說那是一種不捨和無奈,他們無法諒解阿嬤為什麼那麼無情,但是或許阿嬤也老了,她的身體無法再繼續下去了,隔天,阿公就走了,他終於將他的心聲和歉意告訴他心愛的人了

風,來了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張大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